文化 说印尼

(丁见)中国和印尼:城市审美之比较(下)

这些年来,凡出门旅行的人相信都有同感,每经过一个城市,映入眼帘的皆为一片片大同小异的板式高层住宅,差不多都高过百米。体量庞大的现代建筑,高傲地矗立,似乎不如此就不足以彰显本地经济发展的实力和形象。

这些所谓的“百米新城”——已然成为我国绝大部分城市,特别是高铁站附近新区共有的景象。我家乡的小城也概莫能外。

高铁沿线每一座车站附近,都开发了这样的高层住宅小区。
相信国内每个地方的人,都会在自己家乡城市看到类似的画面。
即使在西南山区省份贵州的省城贵阳,这些年同样建造了这种无任何特色,只是高层建筑规模庞大的新城。

不得不说,相对于印尼这些赏心悦目的城市,咱们中国作为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国家,现在各地有太多的建筑,风格简单粗暴,既缺乏创新设计,也缺乏传统古典美。

许多来华访问的外国人都说,“中国城市一年一个样,三年大变样”。国内的媒体往往把老外此言当作赞美中国经济发展的佳话。殊不知,在这些听起来好像礼貌的词句中,里面包含的其实是委婉的批评。

新中国成立70余年,在三番五次的“大拆大建”中,各地数不清的老建筑,十之七八糟受到毁灭性的破坏,很多极富文化内涵的古老遗迹荡然无存。

以北京为例,损失最大的要数五十年代拆除的古城墙。为什么要拆?因为在“喜新厌旧”的领导人看来,城墙是封建社会统治者保护他们势力的遗迹。著名建筑师梁思成先生为此痛哭流涕,大声疾呼要舍命保城墙,可是学者的建议怎能抵得过政治家的一句话!有人说过,如果北京的老城墙还在的话,如今一定是世界级的文化遗址。假如中国众多城市的古城墙都还存在的话,那必定是世界上最完整和最完美的古代城墙系统。

半个世纪过后,中国不少城市又新建“古城”,来恢复封建社会统治者的遗迹。须知这种行为最多只能算是克隆、山寨、仿制;大批突兀建成的仿古建筑,只能算是假古董,哪里比得上真正历史古迹的无价之宝?

时至今日,仍有报道不时揭露,在一些地方,一边是肆意毁坏历史遗迹,一边是热衷建高楼大厦,或照猫画虎搬来洋建筑,怪诞媚洋成风。许多城市都规划建有北美风情、欧陆风情的住宅社区和“特色”小镇,并冠以诸如巴黎公馆、加州城、曼哈顿广场、威尼斯水岸、佛罗伦萨小镇等各种“洋名”,不伦不类,令人生厌。

由此折射出至少在城市发展的建筑层面,我们还是缺乏一种文化自信。

这是广东省肇庆市星湖景区一角。肇庆原本是个有名的旅游城市,星湖深处矗立着如诗如画的七星岩。然而,从这照图片上远眺星湖周边毫无美感的这些建筑,你会顿时有一种大煞风景的感觉。

作家冯骥才这样评价:“我们600多个城市已经基本失去了个性,文脉模糊、记忆依稀,历史遗存支离破碎,文化符号混乱”。建筑学家、两院院士吴良镛先生也指出,个性缺失是我国城市建设的最大弊端。

那么,种种不该发生的故事,为何会如此绵延不绝呢?

有人一针见血:官员审美层次低下,而长官意志色彩又过重,权利与利益相互交织,正是长期形成的体制顽疾所在!

正如一些地方流传的:

“规划、规划,纸上画画、墙上挂挂,不如领导一句话”;

“规划、规划,纸上画画、钞票哗哗,全靠老板一句话”。

由此引发的城市建设中的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泛滥,也是城市特色退位,人文精神和人本主义受到压抑,城市现代化走样,城市品牌建设滞后的主要原因。

前几天,一篇体题为《中国街道惨遭统一整容,网友:还我当年的烟火气!》的公众号文章,更是举例印证了这个问题: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当你漫步在城市街道上,不经意间抬眼望去,所有店铺招牌已经变成了统一的模样。

原来百花齐放、各具特色的店招,已经被整齐划一的制式所取代。统一的尺寸、字体、颜色,乃至于字号,让人完全分不清进了哪家店。

于是,很多网友无法忍受被这种“土味”审美所支配的恐惧,纷纷开始吐槽:真是“逛街如上坟,购物如奔丧”,这些千篇一律的店招不但体现不了城市的美感,反而失去了个性,缺乏人间烟火气。

这是广东梅州市老街一角,翻修一新,本是惠民德政工程的好事。但所有的店铺招牌,都被统一改成同样模式和同一种电脑字体,实乃煞风景的恶俗之举。

当然,政府的初衷是好的,为了提升城市形象,美化市容市貌,他们不遗余力地对那些已经破旧残损,有可能掉落下来砸伤行人的招牌,进行拆除和整改,但是毫无特色的“一刀切式”做法,真的会被大众买账吗?

消费者首先不明所以,认为这种“统一整容”后的招牌都长一个样,让他们连逛街的欲望也没有了,有时候进了哪家店也傻傻分不清楚。

店家心里有苦难言,招牌都走统一路线了,完全丧失了差异化的美感和特性,自家店铺又该如何吸引消费者的目光呢?

设计师更是免不了一场暴击,被这种辣眼睛的审美丑到眩晕不说,甚至连饭碗也保不住了,这该如何是好?

“统一店招”,就像为整个城市整了容,虽然看起来整整齐齐,既规避了风险,又更加方便管理,可是千店一面的形象“美”得毫无特色,正在无形中消磨了每条街巷的独特印记,将城市最底层的色彩直接抹去了。

另一篇被屏蔽的公众号文章,则用《被群嘲的中国长官审美》这个标题,直接点明了问题的症结。

被翻修一新、统一店铺招牌形状的广州上下九老商业街一角,虽然整齐,但却显得单调。与下面这张民国时代的上下九老街店面照片对比一下,其历史文化韵味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
说来惭愧!为写这篇文章,我断断续续花了几天时间。虽是有感而发,但囿于才疏学浅,笔力不逮,到头来还是不深不透。

如果从社会形态和传统文化的角度衡量,印尼和中国相比,就有着更为广泛的不同。

你看咱们中国,皇天后土,九州华夏,从上到下,自古就有“大一统”的思想理念。

打从秦始皇统一六国,强化中央集权,又高瞻远瞩,雄才大略,做到了“书同文,车同轨”,把整个国家置于唯一的皇帝(政府)统治之下。即使秦朝在始皇帝统一中国15年后就走向崩溃,但秦王朝所建立的大一统帝国模式,却成了此后两千多年中国社会的历史主流。所谓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”,历朝历代,权贵精英阶层日复一日,喋喋不休,将此理念对着广大人民循环播放,反复洗脑,使之逐渐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部分,早已经渗透到人们的血液,直至变成由衷的自觉。

在这种理念指导下,中国人不仅在国家政治上追求整齐划一,经济制度和思想文化也同样追求高度集中。

时值今日,国内社会形态仍大致如此,大事小事都习惯采用官方色彩的规定动作,上行下效,同步进行。

尽管我本人对前文提到的那些城市建设与管理的一哄而上、“一刀切”深恶痛绝,其实在内心深处却是“大一统”理念的支持者。

以中国之大,人口之众,问题之复杂,利益诉求千差万别,如果没有大一统的中央集权,地方各吹各调,难以形成合力,莫说政治稳定,社会经济健康发展,单单内乱,就会使国家诸侯割据,四分五裂。远的不说,北洋军阀及民国时代的分崩离析,积贫积弱就是一面镜子。

有人认为,对于我们这样一个解决温饱不过30年的大国而言,市场经济的发展,前提就是建立统一的市场,让生产要素得以有广阔空间自由流动。事实上,美国历史上的大发展,也是从南北战争后统一全国才开始的。

也有人认为,“没有哪个文明不是波浪起伏的,也没有哪个文明是一直完美的。纵使近代以来,中华落后挨打,屈辱至极,但是不能因为本身后期的落后,就直接否定灿烂辉煌的历史成就。近代中华帝国的没落有其必然因素,但也昭示着全新的未来正在酝酿”。“中华文明绵延五千余年,并不是偶然,大一统制度起到关键作用。”

不过,中国人习惯的这种大一统观念,实际上也是一把双刃剑。在此引用陈玖佰先生对于大一统缺点和弊端的论述如下:

——容易形成单一的意识形态,从而导致看问题的角度总是非此即彼,太过极端。

——容易形成言论绑架及道德绑架,而因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存在,知识阶层会受到无形伤害。

——缺乏精神层面的追求,大一统是强调集体的,对于个体价值追求在乎的很少,俗称集体无意识,所以个体幸福感会存在担忧。

——不容易产生大师,大一统不能充分发挥个体天赋,而现在社会存在各种不公,包括我们的教育制度及社会意识形态都很少在乎个体发展。

——社会阶级固化及贫富差距加深,大一统很难容得下不一样的东西,对于个体和少数派总是抱有消极态度,这会间接扼杀掉少数创新的文化,文化流动及其缓慢。

这是迄今为止,笔者所看到的有关大一统另一面的最为深刻而理性的论述,几乎完美回答了我前文所罗列的种种矛盾与困惑。茅塞顿开之时,我要向陈玖佰先生脱帽致敬!

诚然,我们也明白,一统与多元,是任何社会都存在的,不可能断然分隔,只是孰重孰轻的区别。哪个更有利于社会发展?我个人浅见,在当今中国,起码在各种艺术的审美方面,广大民众尤其是各级当权者敞开胸怀,接纳和包容多元化的价值更大。

愿我们在这个功利浮躁的时代,变得更加理性。

Related posts

穆哈末·沙益文:利吉·希哈和政治伊斯兰派

admin

华人男女精英代表牛头党参政,在国会和地方都有突出表现

Zhanglilian

丁见:捎带手读个硕士?解读该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化

admin

留下评论